鞠建华谈绿色矿山和双碳目标促进矿业高质量发展

发布时间:2023-08-09
阅读量:847
7月28日,由中国电子节能技术协会绿色矿山碳数推进管理办公室、呼伦贝尔市有关单位主办,由中国电子节能技术协会绿色低碳矿业分会、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矿业专业委员会、中国机电产品流通协会智能化矿山分会承办的中国矿业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呼伦贝尔)论坛在呼伦贝尔市隆重举行。论坛由中国电子节能技术协会绿色低碳矿业分会副秘书长、蒙草生态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晚霞主持。



自然资源部咨询委员,中国矿业权评估师协会负责人,自然资源部矿产资源保护监督司原司长鞠建华、中国电子节能技术协会理事长黄建忠、自然资源部信息中心研究员陈从喜、生态环境部环境发展中心中环联合认证中心咨询事务部副部长徐波、北京地心互动科技有限公司CEO张鑫伟、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矿业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温建柯、江西基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献刚等领导、专家先后围绕论坛主旨发言。

参加“沙龙访谈”环节的嘉宾热情地讨论了绿色矿山建设以及绿色低碳、矿业大数据、矿业权市场、矿产品贸易等话题,为促进矿业高质量发展建言献策。

以下是鞠建华司长的访谈实录(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主持人:首先请教鞠司长,绿色矿山“回头看”到目前都收到哪些成效,怎样看待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绿色矿山问题?我们在日常工作中也经常接触到矿山企业,大家埋怨说,现在环保督察实在是太厉害了!矿山企业工作压力特别大,也请鞠建华就这个问题来给大家做一个沟通交流。

鞠建华:非常感谢主持人首先提出这个问题。我觉得大家对绿色矿山建设非常关心,也理解大家对这个的问题的关注,更重要的是通过绿色矿山建设怎么样更好地促进矿业高质量发展。大家都知道,绿色矿山从一开始自律开展建设、国家倡导和试点示范,到纳入国家战略和全面推进,已经有20年的历程了,很多同行经常会问,绿色矿山现在进展得怎么样了?遇到了哪些堵点和难点?下一程又该怎么走?所以我觉得主持人提出这个问题,也体现了大家对绿色矿山建设的关心和期待。

绿色矿山经过20年建设历程,应该说取得的重要进展和显著成效,已经有1200余家企业进入了国家级绿色矿山名录,还有2000多家企业进入了省市县级名录,就是说从原来600多家试点示范单位到现在各地都在大力推进,涌现出一大批高质量绿色发展的矿山企业,得到了社会各界普遍赞同和行业共识认可,转变了矿业企业形象。目前,有26个省把绿色矿山建设作为省重点工作,20多个省印发了绿色矿山建设行动方案、行动计划,还有15个省制定了地方绿色矿山标准。同时,还有像内蒙古、山东、江苏、湖南等制定了管理办法,像鄂尔多斯市、东营市等还制定了相应制度办法,从各方各级政府管理部门和矿山企业等都做出很大努力,积极行动,齐心协力来推进绿色矿山建设。

近年来,通过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和大力推进高质量发展,我国矿山规模结构不断优化,现在大中型矿山已经提高的40%以上,我们矿山规模变大了,建设水平也在不断提升。但是,还应该看到,我国绿色矿山建设与生态文明建设的总体要求还有不少差距,很多矿山企业应该说它的基础还是比较差,矿山集约化程度低,技术装备水平不高,建设水平不平衡,环境问题仍十分突出。同时,对绿色矿山建设内涵理解不全面,存在认识偏差,认为就是“绿化”和“复绿”,存在高投入、高成本,而实惠不多,看不到回报,造成创建动力不足,行动不够主动,或心有余而力不足;“创”上关注多,部分企业存在一劳永逸思想,出现绿色成果难以保持、逐渐“返灰”等现象。通过数年努力,有三四千家进入各级名录,但是与全国三万多座矿山相比,进入国家级也就3%-5%,进入到各级名录库的企业也就是15%左右。同时,还有很多历史遗留的问题,很多矿山是经过整合过来,把几个小矿整成一个大矿,所以历史留下了很多的包袱,影响矿山生态环境问题也很多,都是由后面接手的矿山来承担,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我看到很多的这种压力,所以后续的矿山也很难,地方主管部门对他们的要求也很高,比如,不把前面遗留的环境整治好,就不能进行正常的投入开采,也就造成了企业资金和现金流等各方面的困难和问题。


关于环保督察,大家心里可能有一些抵触,老觉得他们是来挑刺儿。实际上,我们必须正视矿山开发活动所存在的问题,很多矿山正是通过不断发现问题,认真进行整改提升,才符合绿色矿山建设的标准。也有一些难以保持建设成果,通过检查督促,才避免了逐步“返灰”的问题。应该说,环保督察是党中央、国务院确定的一项重点工作,对各个行业一视同仁,更是一种鞭策和督促,有利于我们改进工作和各个方面存在的不足,不断提高绿色矿山建设的水平。就像最近有一些矿山的同行跟我说,我们国家管理部门对我们矿山企业要求高和严,从长远看并不是一件坏事,因为他们到国外投资,搞矿业国际合作,国外同行,特别是东南亚、非洲的管理部门和同行来国内参观和考察,他们深有感触,认为如果像中国绿色矿山这样来进行资源开发利用,就会很少或不会产生由于矿山开发带来的负面影响。所以我们不管是环保督察,还是按照要求开展“回头看”,一些检查、核查工作会对存在的不足能够及时发现,对堵点和难点问题能够及时解决,是一个很好的不断完善和改进的机会。我认为很多企业领导和同行们,可以更多“往前看”,同时也要宣传矿业开发的特点、我们通过绿色开采极大降低环境扰动、矿山生态环境取得的明显成效,使得各方面、各管理部门能够理解和取得共识,让社会也了解矿山开发对国家经济社会的基础保障作用。

实际上,自然资源部门从今年密集发布了很多矿产资源管理的新政,这些新政里就有一条要求和规定非常明确,新建的矿山必须要按照绿色矿山的标准进行建设,已有的矿山在限定的时间内,必须按照绿色矿山标准逐步进行升级改造,最后达到绿色矿山标准。所以我想在这些方面,不管是自然资源部门还是生态环保部门,都会不断加强管理和推动,使得绿色矿山建设更上一个台阶,向高质量发展。

主持人:通过鞠司长的介绍我们也了解到其实绿色矿山的建设还是任重而道远,未来我们还有很多的路要走,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但其实绿色矿山建设的过程无形当中也是为我们国家“双碳”目标起到多积极作用,也请鞠司长给我们介绍一下,矿业领域的绿色低碳发展为我们国家的“双碳”目标有什么积极的意义?

鞠建华:首先我觉得国家确定“双碳”目标对于矿业领域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重大的机遇。去年,我对实现“双碳”目标,做了大量研究,对于矿业发展的新机遇和新路径也谈了很多。特别是“双碳”目标下的能源体系转型,是一种从燃料密集型向材料密集型的转换的过程,所以它需要大量的新能源矿产,包括很多金属材料和非金属材料,来支撑新能源体系的形成和发展。按照国际能源署的预测,在10-15年时间,锂要增长十几倍,还有铜、铝、钴、镍这些都要增长数倍,这对于矿业的发展应该有很好的机遇,需求拉动了生产端,同时体现出矿业行业在能源体系转型中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们矿业企业和矿业行业必将对“双碳”的目标实现做出巨大的贡献和发挥重要的支撑能力。

另外一个方面,对于矿业本身来说也一定要走绿色低碳的道路,除了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多的原材料之外,本身的发展也会受到“双碳”目标的约束和要求,需要不断改进生产方式,提高生产效率,提升开发利用的技术水平。我想这也是必然的,很多矿山企业,包括管理部门也是有要求的,比如资源型企业使用绿色能源要达到多少等。同时很多矿业公司利用自身开敞空间,充分适用光伏、风能等,并建设储能设施,还有各种节能环保设备的使用,怎么样减少“三废”的排放和加强资源综合利用等,都在做努力,在“双碳”目标这种前景下、前提下,来提高自己的开发利用和使用效率,不断开拓创新,通过技术创新来更多利用好资源。我们国家资源禀赋特点是贫矿多、小矿多、共伴生矿多,这也造就了我们通过共伴生矿产的利用走到世界前列。比如钒钛,我们国家资源并无优势,排在全球后面,但通过攀枝花矾钛矿的综合利用,现在的钒钛资源和生产加工能力都排在世界前列。大家最近也看到我们限制出口镓和锗,更是通过多金属矿综合利用和煤炭综合利用,使得我们企业在这些方面成为优势,从资源禀赋不突出走到更好的利用前景上面,也使得我们资源保障在世界资源矿产品市场上有更多的话语权或者影响力。
谢谢大家!
分享:
© 2024 北京皓名规划设计院 京ICP备2023012858号-1 网站开发:超越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