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绿色矿山推进委员会官网

绿色矿山成为生态文明生动注脚

发布时间:2020-09-07 来源:绿色矿山 浏览次数:

       矿坑巨大,沟壑纵横,煤土纷飞,绿色难存,这是露天煤矿留给人们的刻板印象。近日走进位于内蒙古自治区满洲里市扎赉诺尔区扎赉诺尔露天煤矿,映入眼帘的却是满目青翠,鸟语花香,美景如画。这座以高标准建设的绿色矿山,让已停采的露天煤矿焕发了勃勃生机。
       在近日举办的“中国矿业高质量发展(呼伦贝尔)论坛暨绿色发展与产业金融研讨会”上,与会者认为,扎赉诺尔露天煤矿修复仅仅是我国绿色矿山建设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在国家相关政策的支持下,越来越多的矿山奏响了绿色发展主旋律,绿色矿山建设成为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动注脚。通过绿色金融支持、森林资源开发、旅游业开发,绿色矿山最终会变成“金山银山”。

       目前全国绿色矿山名录已增至953家

       ■《实施意见》这些真金白银的激励政策措施,从用地、用矿、财政、金融四个方面,为矿企排忧解难,坚定了创建绿色矿山的信心。

       “矿业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产业,矿业为国家建设提供资源和安全保障。”中国林业与环境促进会主席孟繁志表示,为保障我国经济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矿业担负着极其重大的历史使命。建设绿色矿山、发展绿色矿业,是实现我国矿业可持续、绿色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

       据介绍,原国土资源部、财政部等6部门于2017年联合印发《关于加快建设绿色矿山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标志着绿色矿山建设进入全面推进阶段。此后,各地因地制宜,积极推进。内蒙古等29个省(区、市)印发实施方案或规划,20个省级自然资源主管部门联合财政、环保、质检、银监等部门建立协调机制。截至目前,全国绿色矿山名录已增至953家。

       从具体措施看,在年度计划、新增采矿用地取得、存量用地使用等方面,支持和保障绿色矿山企业和示范区转型发展的用地需求;在统筹中央地方财政资金安排、实施高新技术企业税费减免等方面,加大对绿色矿山的支持;在实施扶持性绿色信贷、支持上市融资、构建征信体系等方面加大支持……《实施意见》这些真金白银的激励政策措施,从用地、用矿、财政、金融四个方面,为矿企排忧解难,坚定了创建绿色矿山的信心。

       放眼全国,许多矿山企业主动对标《实施意见》,生产矿山加快改造升级,逐步达到要求,新建矿山按照绿色矿山要求建设。“我们用山水林田湖草生态系统思维,推进生态环境修复治理,提升矿区土地复垦率。”山东黄金集团安全总监修国林告诉记者,公司始终致力于改善矿区生态环境,以最小的生态扰动量获取最大资源价值量矿区,实现了“三季有花、四季常绿”的花园式美丽矿山。

       “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继续走老路是行不通的。矿企要抛弃过去的观念,重新换个活法。”绿色矿山推进会会长史京玺认为,矿企转型升级需从要素驱动转为科技创新驱动,必须充分发挥政府、中介、企业、研发机构等全社会力量,共筑绿色矿山建设产学研用科技创新平台,重构绿色矿山产业生态链。

       “我们强化与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开采前沿技术研发合作,全面开展《陕北采煤沉陷区水资源利用与生态修复关键技术研究与实践》,全力建设陕北矿业‘立体式生态示范工程’,掌握技术制高点。”陕西陕煤陕北矿业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吴群英告诉记者,依靠科技创新,绿色矿山不仅建好了,企业还实现了内涵式发展。

       多方合力助力绿色矿山变成“金山银山”

       ■依托国开行、农发行的长期低息款项、财政贴息、植被恢复金等国家金融支持政策,矿业企业适时引入社会资本,将林下经济有机融合,极大地促进绿色矿山建设实现高质量发展。

       与会者认为,绿色矿山建设不仅是一项全面的系统工程,还是一项与时俱进的长期建设工程,需要大量的资金保障。通过绿色金融支持、森林资源开发、旅游业开发,绿色矿山最终会变成“金山银山”。

       “我国绿色金融虽然起步较晚,但目前已经处于世界先进水平。”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丝路规划研究中心理事长、中国开发性金融促进会会长陈元告诉记者,目前我国7项发展绿色金融倡议已经写入G20(20国集团)公报;全国绿色贷款已经超过11万亿元,约占贷款总额10%,少数银行比例超过50%;绿色债券(含资产证券化)余额超过6500亿元,占全球绿色债券发行的20%以上,我国绿色债券市场已成全球最大的市场。

       “绿色金融通过其强大的杠杆撬动功能,能够进一步加大对绿色矿山企业的支持力度。”陈元说,绿色金融可以为绿色探矿采矿企业倾斜债券市场及为资本市场融资;对于贷款给绿色探矿采矿企业的银行,减少特定额度准备金;给予绿色探矿采矿企业以抵扣企业所得税税基的税收优惠;鼓励发展绿色矿山中介融资机构,完善储量评审、矿业权评估、法律咨询、投资咨询、财务机制等;建立国际性的绿色矿业交易和融资市场;建立绿色矿业管理体系,通过大环境治理来促进市场性融资的发展,等等。

       在绿色金融撬动下,矿业与林业开始深度融合。据孟繁志介绍,目前矿业与林业深度融合已经得到了政府平台公司、上市公司、社会资本、基金、银行以及证券公司的高度关注。特别是结合国家储备林工程建设,依托国开行、农发行的长期低息款项、财政贴息、植被恢复金等国家金融支持政策,矿业企业适时引入社会资本,将林下经济有机融合,极大地促进绿色矿山建设实现高质量发展。

       矿山披绿,离不开林业政策的支持。因有效治理内蒙古库布其沙漠、赢得世界赞誉的亿利资源集团有限公司,对于林业政策有着更深刻的理解。公司副总裁折霜炯介绍说,国家林业和草原局2018年印发的《关于积极推进大规模国土绿化行动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在保障生态效益的前提下,允许利用一定比例的土地发展林下经济、森林康养、养生养老等环境友好型产业,实现产业带动、服务乡村振兴、助推脱贫攻坚的有效途径,对推进林业现代化建设、建设生态文明具有重要意义。

       “有了绿水青山,就不愁没有金山银山。作为废弃矿山的可持续运营方式之一,旅游业可以为矿山修复后的运营‘雪中送炭’。”中山大学旅游学院副院长孙九霞告诉记者,旅游开发利用可以在基本维持矿山生态稳定的前提下,拉动投资、吸引客流、获得收益,解决废弃矿山生态修复历史欠账多、修复与开发建设后续投入不足、运营主体动力不足等问题。旅游开发也是国有资源市场化利用、盘活土地存量、实现增量优化的可操作模式之一。矿山生态修复完成之后,市场化运营会立刻跟进,通过旅游业之“活水”“热碳”,达到“消费支撑、持续修复、循环回馈”的目标。